查看: 97|回复: 0

医患关系 历史故事:嘉庆帝吃肉识能臣 零秒出手漫画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3470
发表于 2019-11-26 17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1795年,乾隆天子龙体欠安,夏历四月初一祭祖节的仪式就只能由颙琰取代他去了。颙琰是乾隆天子的第十五子,年龄三十有五,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。
  祭祖的仪式在太庙及第行,步伐繁复,光是那祭祖的神器便有七十二件之多,而祭祖用的猪,就更讲求了—必须用黑毛猪,宰杀时不准动刀子,而要用钢钎插入猪气嗓,把猪憋死。只要这样的猪肉,才华为祭祖所用。
  三口猪被杀后,再用大铁锅将猪肉煮熟,煮的时候不加任何调料,煮熟的白肉就被献到了太庙的神案上。
  太庙祭祖一共用了三个多时辰,颙琰年轻,还受得了折腾,可是一些年老的老臣就不成了,一个个累得七颠八倒。直到午时,祭祖仪式才算完成。颙琰领着大臣们,来到了太庙的偏殿。偏殿中早就放好了两列长桌子,文东武西,大臣们依次落座。在每位大臣的眼前,都放着一个柞木盘子,盘子里,一边是尖锐的切肉小刀,另一边是一双桦木筷子。
  太庙的十多个厨役抬着四个大号木桶走了进来,木桶中,盛着的就是祭祖用过的猪肉,这些猪肉从祭坛上撤下来,就不叫猪肉了,而叫晶肉。
  厨役们用铜勺子将晶肉一块块地分到了柞木盘子里,颙琰固然满面笑意,可是瞧着晶肉,他的心田便悄悄发憷,像这样的祭祖仪式他最少加入过十次,最叫他头痛的即是午时吃晶肉的这个环节。
  大清起家于长白山,旗人的祖先皆是长于骑猎的游牧民族,他们打中了猎物,必定生起一堆篝火,然后将猎物烤熟而食。文武大臣们在祭祖后吃晶肉,也是取其安不忘!⒔渖荽蛹,不忘老祖宗的精巧传统之意。
  颙琰拿起了割肉的小刀,割肉刀尖锐很是,一刀下去,一片小指头厚的白肉便被割翻到了木盘子里。颙琰面临文武百官道:“大家同殿为臣,不要拘束,一路吃肉吧!”
  颙琰贵为皇子,平日里锦衣玉食,像这类肥腻无味的晶肉怎样咽得下去呢?可是文武百官好几百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呢,颙琰只得把心一横,用筷子把这块肥肉电影硬塞到了口里。又油又腻的肥肉电影在颐琰嘴里打了一个卷,他也不敢细嚼,一伸脖子“咕噜”一声,硬是把晶肉吞到了喉咙里,噎得眼泪差点儿都淌了出来。一片晶肉入腹,他领食的使命就算完成了。颙琰一挥手对群臣道:“列位请慢用!”
  群臣不敢怠慢,一个个硬着头皮,切肉吃肉,一时候,蹙眉瞪眼,怪态百出。
  祭祖之日,文武百官出京的时候都不准饮水吃工具,午时若不吃这晶肉,直到早晨回到国都才华吃上工具,受饿的滋味欠好受,可是晶肉也真难吃!大大都的臣子强行吃了几片肉后,便摸着肚子,还装腔作势地打了个饱嗝,看样子是“吃饱”了!俺员ァ绷说某甲臃追淄讼。
  颙琰眼光扫过鸿胪寺少卿裴骏的时候,禁不住停住了。这个裴骏只是个从五品的小官,他吃晶肉的时候。脸上悠然自得,完尽是一副享用的样子。裴骏眼前木盘子里的晶肉已经吃了一泰半,他的吃相也很是儒雅,每吃一片晶肉便用自己带来的那块食巾抹一下筷子和割肉刀。
  颙琰对裴骏一招手道:“裴少卿,你移席过来,陪我一路吃肉吧!”
  裴骏听到颙琰的呼唤,游移了一下,末端只得把食巾揣到了怀里,然后端着木盘子,走了过去。
  裴骏刚把木盘子放到了桌子上,颙琰提鼻子一嗅盘子里的半块晶肉,禁不住“咦”了一声:这晶肉上竟飘着一股淡淡的五香味!颐琰拿起裴骏的割肉刀,在他吃剩下的晶肉上割下了一片肉来,送到自己的嘴里一尝,禁不住连连颔首道:“五味俱全,咸淡适中,裴少卿的晶肉很好吃啊!”
  裴骏大吃晶肉的奥秘皆在他的食巾上,这块食巾非同凡响,是他贵寓的厨子用三十多种贵重的调料加水熬制成浓汤,接着那浓汤又被稀释在了食巾上,他在吃晶肉的时候,不停用食巾擦抹割肉刀和筷子,那食巾上的味道,自然就经过刀和筷子跑到肉上去了!
  裴骏一见自己吃晶肉的奥秘袒露,吓得脸色煞白,他正要跪地请罪,没想到颙琰把眼睛一瞪,低声说道:“本日早晨,你到我贵寓来!”
  祭祖大典,极为垂危,吃晶肉的意义,更黑白同小可,裴骏黑暗玩小本事,这不就是——提灯笼捡粪找屎(死)吗?裴骏回府和家人一说,裴贵寓下立即哭成了一团,裴骏长叹一声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外呀!”
  裴骏交接完后事,怀里就揣着一瓶鹤顶红,连夜来到了颙琰府。颙琰坐在书房中一边看书,一边正等着他呢。裴骏走进书房,跪倒在地,一边磕头,一边连叫饶命。
  颙琰赶紧离座扶起了裴骏,道:“裴少卿,谁要杀你呀?”
  裴骏看着一脸和善的颙琰,停住了。颐琰表示不单不会杀他,还想嫡早朝向天子举荐,对他委以重任,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还等着他走立即任呢!
  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可是从三品的朝廷大员呀!裴骏现在真有一步登天的感受了。乾隆天子年老体衰,耳聋眼花,朝中有很多奸佞小人,背着朝廷,卖官鬻爵,受贿腐蚀,现任左副都御史左大人是个心性正直的好官,可是好官却对于不了这些奸佞。
  裴骏急忙跪地谢恩,颐琰点了颔首,道:“想要捉住恶狼,就必定要有豹子的英勇;想要捕住豺狗,就必定要有狐狸的调皮;怎样对于那帮奸臣,就看你的本事了!”
  第二天早朝,乾隆天子赞成了颙琰的举荐,裴骏正式成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。裴骏公然没有辜负颐琰的盼望,一年当中,竟查出了十多个佞臣。可是这些佞臣,最大的才是五品官,裴骏只会耍一些小本事,看来还不能胜任铲锄巨猾大恶的使命。
  一转眼,一年过去了。又到了四月初一祭祖日。这时乾隆已是太上皇,自己以为身段不错,祭祖日由他亲身主持。朝廷有一些经常请病假的老臣,一听乾隆亲身到太庙祭祖,为表忠心,也纷纷坐车到太庙来了。午时的时候,祭祖仪式已毕,文武大臣又来到了偏殿,坐在桌子旁,起头大吃晶肉。
  乾隆带头吃了一片薄薄的晶肉后,文武大臣们这才各操家伙,起头进食。
  这时的颙琰已登基为嘉庆帝,他劈面坐的是吏部尚书敖坤,敖坤是正黄旗人,由于身段不停不大好,旧年的祭祖大典他就没有加入。嘉庆今年依照裴骏的方式,提早叫府中的厨子给自己做了一条五味食巾,他用食巾擦过餐具后,那一片片闪着油光,咬在口里“吱吱”作响的晶肉就比力轻易下咽了。   嘉庆吃了几片晶肉后,自得地抬头一看吏部尚书敖坤,禁不住停住了。敖坤张着大嘴巴,割肉刀和筷子飞舞,已经把他眼前的那块晶肉全都吃到了肚子里。看着他意犹未尽的样子,嘉庆把自己的木盘子往他眼前一推,说道:“敖尚书,这半块晶肉您帮我吃了吧!”
  面临嘉庆的赏赐,敖坤连声说谢,他恭恭敬敬地端过嘉庆眼前的木盘,然后用割肉刀将盘中的晶肉割成了十几片,那一片片油亮亮的晶肉就被敖坤惊惶失措地填到了口里。不单嘉庆看愣了,而且同桌的几位大臣们也都看傻了。敖坤平常也不怎样能吃肉,本日真叫人另眼相看呀!嘉庆也以为敖坤本日不太一般,可是他却没发现敖坤吃肉的时候耍了什么本事。嘉庆心中困惑,他就以请教祭祖礼节为由,跟在了敖坤的身旁。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后,敖坤就说要去概况的奉茶处品茗。
  嘉庆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,不停跟到了奉茶处。两小我喝了两壶余山白眉茶后,敖坤的肚子胀得再也添不下任何工具了。
  眼看着过了午时,乾隆领着众位大臣回宫,嘉庆也不客套,他抬腿就上了敖坤的马车,敖坤坐车回京的路上一言不发。嘉庆似乎也累了,不大一会儿就睡着了。敖坤一见嘉庆梦会周公去了,急忙伸手从嘴里“嗖”地拔下了一颗假牙!
  敖坤翻开车帘,还么蟮聋把假牙丢掉,嘉庆突地伸手捉住了他的手段。敖坤吓得惊呼一声,手中的假牙“啪嗒”一声,掉落到了车里。
  这是一颗建造精美的瓷牙。瓷牙可以从中心旋开,里面装有五味的调料,瓷牙的上面还有十几个小孔,口水流进了小孔后,调料的滋味外溢,这颗牙就成了调味包。
  敖坤本日午时吃晶肉之前,就偷偷地把那颗牙塞到了嘴里……敖坤耍的把戏被嘉庆抓了个正着,他也是吓得脸色灰白,慌忙跪在马车中,冲着嘉庆连连讨饶。
  嘉庆把敖坤的小辫子握在手里,跟他说想请他担任左都御史的事。敖坤苦着个脸,只得颔首答应。左都御史是正二品,和吏部尚书平级。可是左都御史负担着督查百官的义务,是个冒监犯的差事。敖坤被嘉庆逼到了死路,不干也得干。
  敖坤久居宦海,足智多谋,确切近年轻的裴骏棋高一着。他干了半年的左都御史,竟查出了三件大受贿案。嘉庆也由于举荐敖坤有力,更得乾隆的重视。
  一转眼,秋尽冬来,天气转凉,乾隆由于受了风寒,激发了气喘之症,末端服药无效,于一个北风骤起的深夜驾崩了!
  嘉庆起头亲政。嘉庆办完了乾隆的丧事,随后一翻黄历,又到了四月初一的祭祖日。
  嘉庆领着群臣到太庙拜完了祖宗,走进偏殿,意味性地吃了一片晶肉后,便一摆手,命群臣随意。
  忽然,嘉庆的眼光恰恰扫到了新科榜眼赵睿身上。只见赵睿低着头殖黾舀心吃肉,一手拿刀,一手用筷子,他人刚刚吃了一两片晶肉,他已经吃了泰半块。嘉庆等赵睿吃完了晶肉,一招手,便把赵睿唤出了偏殿。
  看着赵睿心神不安的样子,嘉庆杂色道:“赵睿,你把嘴巴张开,我要看看你的牙齿!”
  固然赵睿也不晓得这刚亲政的天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可诏书不成违,他赶紧张开了嘴巴。嘉庆往赵睿嘴里一看,只见两排雪白美丽的牙齿,并没有假瓷牙。
  嘉庆眉头一皱,说道:“赵睿,你说真话,你吃晶肉的时候可曾用过了什么耍滑的本事?”
  赵睿脸色一红,说道:“微臣自小家贫,这么好吃的晶肉难过吃到,我一小我就能吃三大块,何需本事呀!”
  嘉庆一听,笑道:“那你不成行尸走肉了?”
  赵睿急忙见礼道:“自古好汉,唯行尸走肉而已!武松打虎喝了十八碗酒,薛平贵顿吃斗米才可以赴汤蹈火,这些‘行尸走肉’哪个不是好汉呀?”
  嘉庆哼了一声,道:“你是好汉?”
  赵睿跪地磕头道:“微臣不敢说自己是好汉!”
  嘉庆听了又高声地问道:“那你当着大家的面告诉朕,谁是本朝的第一巨猾臣?”
  赵睿想都没想,朗声便答:“是和珅!”
  每次太庙祭祖,和珅城市托病不来。嘉庆瞪视着赵睿,又问道:“假如朕命你查和珅,你敢吗?”
  赵睿初生牛犊不怕虎,怅然领命:“微臣有什么不敢!”
  经过一个月的细致观察,大清第一巨猾臣和珅的十大罪行就被他罗列而出。和珅被下到了大狱,从他家检查出的财物居然即是大清三年的国库支出。
  嘉庆总想着以奸制邪,直到赵睿出现,他才真正大白了以正治邪的道理。实在铲除和珅,凭裴骏和敖坤的本事便可以,可是他们为什么做不成呢?就是由于他们左顾右盼,独缺赵睿为国锄奸、不惜身家人命的勇气。
  但是,嘉庆只是一位勤政图治的守成君主,他始终开不出一个狠治朝廷败北、官员怠懈的药方,眼看着大清的国运一天天走下坡路,嘉庆终极也没有想到“改制”这剂良方……他缺氨赡就是改制的勇气呀!

免责声明:假如加害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实时删除侵权内容,感谢合作!
感谢您的阅读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